2012-09-16│中國時報│張士達

當人生有所缺乏,才讓那擁有的顯得更加珍貴。導演張榮吉因拍攝紀錄片,而認識了天生全盲但音樂才華過人的黃裕翔,以他的真實人生作為故事藍本,拍成了短片《天黑》,再進一步發展成如今的長片《逆光飛翔》,描述一名全盲鋼琴家與夢想成為舞者的女孩,結為好友並互相鼓勵勇敢逐夢。勵志但不八股,感人但不濫情,這一切美妙的平衡,都因為黃裕翔的存在。

 光影與聲音 捕捉視障的世界

 正如視障者因視覺缺陷,往往反而在其他感官上特別敏銳,視障人物的題材,也同樣為《逆光飛翔》這部電影帶來了最重要的限制與啟發。基於對視障者最不可缺乏的尊重與理解,讓全片的每一個環節都因此流露出戒慎恐懼的細膩謹慎,從光影的變幻到聲音的流動,都努力地捕捉著裕翔以他每一種感官所可能理解到的這個世界,並從而讓一般並不瞭解視障朋友的觀眾,能夠多少體會一下片中主人翁的生命。

 全片前段由李烈飾演的母親,帶裕翔北上台北讀大學,不僅帶領觀眾認識了視障者在社會上所可能遭遇的障礙、眼光、敵意、與不瞭解,更是近年台灣電影最感人的母子親情戲。母親對兒子僅管牽掛卻又不能不放手,若作太多又怕刺傷兒子自尊心,兒子則明明慌亂無助,卻還為了不讓母親擔心而故作堅強,母子間的每一個眼波流轉與小動作,都不需言語就道盡兩人間的感情與掛念。而如果連從中南部上來台北的母親,都會因為不知道捷運電扶梯要右邊站立左邊通行,而被急著趕車的民眾不斷推撞,視障的裕翔在一個新環境裡,又得面對多麼讓人無法想像的艱難挑戰?

 不在意鏡頭 黃裕翔演出動人

 一般素人演員的演出,往往讓同片中的職業演員相較之下,所有習慣性表演的斧鑿痕跡都無所遁形。黃裕翔在《逆光飛翔》中的存在,卻甚至比一般素人演 員的力量更加強大。在沒有任何他所見過的演出範本可供參考之下,他的表演純淨自然到沒有任何多餘的累贅,李烈、柯淑勤等老將即使已經非常努力的在收斂,一旦跟裕翔相比,任何一絲一毫的表演痕跡卻都頓時被放大。所有職業演員都該來看看這部片中的黃裕翔,好好學習當你不再在意鏡頭的存在,而是讓演出從心與本能出發時,每一個細微的表情與肢體動作將是多麼的動人。

 

 演技收得好 張榕容眼神有戲

 張榕容則繼《陽陽》之後,再度證明了她是台灣這個世代最讓人期待也最能以眼神傳達複雜感情的女演員。從她全片出現的第一個鏡頭,正在發傳單的她看到裕翔走來,手中送出的傳單進退維谷停在空中,她光以一個眼神就道盡一般民眾對視障者不知拿捏進退的尷尬,以及她的角色本身溫柔善體人意的個性。在裕翔這個前所未見的演出「對手」所帶來的強大「威脅」之下,她更是全片在演技上「收」得最成功的演員。

 視障主人翁 激發溫柔與奇蹟

 相較於對視障主人翁的用心,《逆光飛翔》的劇本並非沒有不夠細膩的時刻,片中的張榕容因目擊男友劈腿,間接促成她從依賴中醒悟,不再為別人而活,這是個相當芭樂的通俗劇設計,卻沒有被賦予更加深刻有力的切入角度。裕翔因兒時陰影而不願再參加比賽,最後改變心意的心理轉折過程也缺乏交待。但演員動人的演出,卻讓這些可能的缺失都極為容易被觀眾忘卻。因為當觀眾看著片中的黃裕翔與張榕容,因為彼此 而意外找到生命另一個走出牢籠的契機,那種不由自主從心中微笑的感受就已超越一切。我們都該謝謝黃裕翔,他讓一位導演拍出了一部無比溫柔的電影,給了一群演員檢視自己演出的鏡子,或許更將讓觀眾學著用多一點溫柔看待別人,用多一點勇氣看待自己,這是一部電影所能促成最美妙的奇蹟。

●解剖檯評分:83

原文:http://showbiz.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Showbiz/showbiz-news-cnt/0,5020,110511+112012091600071,00.html

創作者介紹

《逆光飛翔》官方部落格

逆光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