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什麼也看不見的世界,往前踏出一步,需要多大的勇氣?

  盲人的世界永遠是一般人無法體會的,平常也不會有人閉上雙眼摸索前行,體驗,永遠只會是體驗,而真正感受其中,則需要親自踏入不見光的領域,「逆光飛翔」(Touch of the Light)就是這般激勵及溫暖人心的故事,鼓舞著需要光芒的脆弱心靈。

     我實在相信盲人的生活存在許多苦楚與挫折,明明是認知正常的人,卻因為看不到這個世界而被推向角落,社會用看不看得見來區分,然而,許多生活於泛泛社會的人們,有眼有視力卻反而不見其所面臨的局面,那是種諷刺,更是女主角張榕容所飾演的小潔的最大困境。

  同時,也是你我所可能面臨的窘迫,我們就是芸芸眾生,自以為清楚,實則埋沒在車水馬龍的紛雜世界,不若黃裕翔在片中飾演自己的那般自在輕鬆。


  可能因為我在身心障礙領域工作,我始終不認為身心障礙者就沒有本事、沒有本領,最大的差別,就在他們是否擁有與常人相等的機會,盲人,誰說只能按摩?片頭飾演裕翔媽媽的李烈叮嚀他的那句話,實在令我頗感震驚。

  擁有高等音感與彈奏技巧的雙手,怎能埋沒在盲人等於按摩的刻板印象中?人往往會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他人,卻忽略了,其實我們都有期盼與目標,哪怕他看不見,並不代表他做不到。

  男女主角各有不同的挫折與障礙,以致於夢想始終只是夢想,但兩個人的化學作用總勝過一個人的物理孤獨,彼此扶持鼓勵,那樣的關懷與心念足以推開任何阻礙、朝夢想跨進,看見裕翔和小潔的互動如此真誠自然,讓我不得不讚嘆那樣的簡單美好。

  誰說,故事一定要是個「故事」呢?

  這部電影雖以裕翔的成長故事改編,其實蘊含鼓舞所有人的曲目,活到現在,還有多少夢想沒有實現?長那麼大,仍有多少目標未能達成?倘若放不下追尋目標的掛意,何不趁還可以的時候,用力去飛、賣力翱翔,起碼將來不會留下遺憾。


  如果要用視覺來描繪這部電影,柔柔的淡粉紅,大概是我第一時間聯想得到的顏色。

  倘若要用聽覺來形容這部電影,車窗旁的風,就是唯一話語。

  夜深人靜的現在,我閉上眼,嘗試聽讀週遭的聲音,由近而遠、從響而靜,漸漸地,我聽到平常不會在意的細微聲音,卻忽然有種慚愧,只不過因為我有雙眼視力,竟就以為一切都已擁有,殊不知,真正會失去的其實都在身旁這些微弱裡。

  就連,平常太過期盼要求的瑣碎小事,都給窗邊一個人的咖啡時光給淡化出場,原來,滿足可以那麼容易且垂手可及。

  「逆光飛翔」不僅有表現突出自然的男女主角,更有畫龍點睛的角色,其中,私以為以裕翔室友阿清(閃亮)及小潔舞蹈老師(許芳宜老師)的表現最為吸睛,他們的演出更將這部電影給激活了起來,讓瀰漫在現代圓舞氛圍裡的鋼琴得以更加瀟灑的彈出生命樂章。

  即便瞧不見光明,也得朝黑暗裡的芒光飛去,不留後悔,展翅飛翔只需往前跨出一步的勇氣,踏出那一步以後,縱使逆向光也會飛出屬於自己的天空!

創作者介紹

《逆光飛翔》官方部落格

逆光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