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膝關節│評分:90分

張榮吉導演因為曾和盲人鋼琴家黃裕翔有過一段紀錄片之緣,他從黃裕翔身上截取到部份極具戲劇效果的人生剪影,使得以他為主角的短片《天黑》充滿飽滿能量。

隨著另一段電影緣份到臨,令《天黑》得以重新豐生羽翼,成為劇情長片的《逆光飛翔》(Touch of the light)更努力完成長片該有的任務,重新解釋男女主角各自的人生困頓以及如何相濡以沫。全片音樂更是妝點氣氛的推手,讓這部長片格局發揮恰如其分的厚度。

片中李烈飾演的母親與兒子黃裕翔的親情互動非常真情流露,第一段交待親子家庭這段關係,為觀眾解釋盲人的生活處境細節,也簡單帶過母親面對兒子遲早得獨立時的焦慮恐慌。同時對照女主角張榕容她的學業理想及家庭與愛情,都處於被動式,每一個環節都卡住陷入泥淖。這段光看李烈與裕翔的戲,就讓觀眾咽喉始終卡著快要崩解的哭點。

第二部份則是勾勒黃裕翔的在校生活以及殘酷打擊,真實世界就是並非每個人都對盲胞有同情心,就算有同情心也有使用期限,他班上同學嫌他麻煩絕非編導刻意安排衝突使然。既然有良善的助人情懷,當然也會有自私的利己主義作祟。還好張榮吉安排裕翔的室友是一個無厘頭角色,處處大而化之,粗線條神經,這種異常樂觀風格剛好稀釋掉前半段觀眾感受到的悲慘世界,也難怪朱自清(閃亮飾)這個角色會如此討喜。也讓觀眾聯想到法國片《逆轉人生》裡的那種誠摯互動。

女主角張榕容和裕翔的相聚一刻更令人動容,一個一輩子只能以本能理想而生活的裕翔,與張榕容這種為了生活而放棄理想的人,觀眾從他們身上找到太多投射的影子,不管是「有沒有想做的事情,做不到的?」或是「不去比賽,別人就看不見我嗎?」「如果不試的話,怎麼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多少。」「如果最喜歡的事情,沒有辦法放棄,那就要更努力的,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這些台詞讓人找到與角色的心靈互動公約數,加上張榮吉刻意不讓裕翔與榕容之間的友情變質, 讓這份純粹顯得更難能可貴。至於故事第三部份則是讓兩個角色各自實踐自己的理想能走到哪個角度位置,或許他們沒有因為這個比賽獲得勝利,但都已經證明努力活得精彩。裕翔與榕容的相遇成為雙向治療,都相互修補了兩人在情感上的障礙。

若硬要從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大概是導演張榮吉不想流於煽情路線,幾條線都刻意收斂。男女主角的矛盾心理都還值得再挖掘深究,或許張榮吉設定的故事本意就是點到為止,於是《逆光飛翔》給觀眾比較良善正面的寓意引導,只是當故事的一切都如此璀璨陽光,相對的闇黑陰影反而倉促了幾分,便襯托不出那樣的明亮。簡單說就是第二大段的衝擊可以再濃苦一些,不管是裕翔的憤憤不平或是張榕容的無能為力。

《逆光飛翔》是黃裕翔的人生半自傳縮影,但另一半虛構橋段全是你我能以想像力對號入座的橋段。兩個角度都是如此溫柔地呢喃,向觀眾緩緩道來夢想並非束之高閣或是怨天尤人。只要你願意,每一個可能性都將因此為你存在。就像片中的舞蹈名家許芳宜那柔軟卻又剛強的生命舞蹈,提醒著我們不要急,跟著自己的呼吸、聽著自己的心跳聲,那些非常簡單卻早被我們甩在腦後的原始能量,其實才是促使我們逆光飛翔的革命情懷。

原文:http://tw.movies.yahoo.com/moviereview/d/a/120928/3/v8f.html

創作者介紹

《逆光飛翔》官方部落格

逆光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