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懇而不浮誇:專訪《逆光飛翔》導演張榮吉

「如果對喜歡的事情,沒有辦法放棄,那就要更努力地,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存在。」片中小潔用這句話鼓勵排拒上台比賽的裕翔,也感動了影院中所有觀眾的心。但是,《逆光飛翔》絕不單單是一部關懷弱勢者的電影,正如同 BIOS 之前介紹這部片的特稿中提到的:「整部電影的主題雖然圍繞著裕翔的眼盲和追求夢想,卻在導演張榮吉沉穩、細膩的處理下,誠懇而不浮誇,亦不沉悶枯燥,洋溢著生命簡單、平實的能量。」片中鏡頭的推移、光線的安排、音樂與舞蹈的元素,亦都設劃得優美又細緻。

獲得今年台北電影節觀眾票選獎、最佳女主角獎的《逆光飛翔》,影片原型其實來自於導演 2005年拍的紀錄片《序曲》,在 2008 年改編成劇情短片後,終於在今年以劇情長片之姿在各的戲院上映。訪問張榮吉導演的那天,是一個明朗舒爽的暮夏午後,導演總是在認真傾聽問題後,搓著雙手娓娓道來,從他和緩的語氣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導演想把電影拍好的熱切與真誠,而在感謝工作人員辛勞之餘,也不忘偷偷吐槽演員。看完這篇訪問,你可能會更明白導演是怎樣拍出這一部溫暖又搞笑的電影。
 
 
Q:從《天黑》延伸到《逆光飛翔》,請問導演拍攝的核心精神與角度是否有改變?
 
兩片的核心價值完全不同。2005 年的時候就先拍過一部裕翔的紀錄片叫《序曲》。那時候就覺得拍攝過程中很多美好的瞬間稍縱即逝,不一定都能被記錄下來。譬如說,我看到裕翔小時候跟姊姊在 海邊拍的合照,就想說要帶他到海邊拍攝。但是當我們前往海邊時,發現那邊有一片防波堤和消波塊,走入那堆石頭花了我們很多時間,因為他往往不知道下一步要踩在哪。所以那條短短的路給我很大的啟發──體認到一件對我們而言很簡單的事情,卻要花費他們不少精力才能克服──這東西當時沒有放在紀錄片裡,因為在走那段路的時候顧他都來不急了,要是再取巧地拿著攝影機,實在滿違背人性的,但那段過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後來他考上台藝大,剛開始在學校生活很不適應,常常看見他一個人在宿舍裡面面對著自己的電腦;然後他可能三餐都會打電話給你,因為他希望你帶他去吃飯,不然他沒辦法自己去。很多類似這樣的狀況,開始讓我覺得他應該走出去、體驗很多不一樣的狀態,而拍戲就是一種嘗試。而且他身上有很多我想說的東西,我希望能夠透過非紀錄片的方式,把它寫成故事,把紀錄片沒辦法收納的元素,轉換成另一種視覺類別來呈現。所以後來《天黑》我就把走過海濱的那段寫進去了。
 
《天黑》去很多影展上宣傳,讓這部片有機會被看到,電影公司覺得不錯,編劇就想幫我們做成長片。監製一直跟我說,不管是台灣或香港,都缺少正面題材的故事,而正面題材的力量可以感動人。王家衛導演看到了,也鼓勵說這部片可以有更多發展的可能,譬如加入更多周邊人物。因為不管是《序曲》或《天黑》 都是緊扣裕翔的故事。所以拍攝《逆光飛翔》時,我希望可以有更多不一樣的東西與人物加入,不只有「看不見」這件事情,而利用「看得見」與「看不見」兩件事 情互為對照,創造更大的觀看角度。所以《逆光飛翔》除了裕翔是看不見的之外,我另外加入幾個看得見的角色去跟他對比。例如榕容的角色雖然看似美好,但她有 自己的缺陷;裕翔看似有缺陷,可是他的才藝卻相當亮眼。
 
 
Q:導演拍攝時的角色設定是怎樣呢?
 
裕翔的專長是鋼琴,而且音樂系是他的真實背景,所以利用音樂去建構他的世界。至於小潔(張榕容飾演),我一開始就覺得女主角應該是跳舞的,因為跳舞最富視覺印象,而當他們相遇,裕翔便會對於小潔專長感到茫然。
 
很多弱勢關懷的電影,大都聚焦在保護與關懷的主題,但我覺得不應該從這個角度出發,而且我們要講的也不是這種題材,所以就想藉由阿清(閃亮飾演)的角色來跳脫一般刻板印象。尤其男生朋友聚在一起,本來相處上就沒有界線、沒有隔閡,會講些無厘頭的話,不應該因為他看得見或看不見而有所不同。而且裕翔真實生活中的大學室友也是一個很搞笑的人,所以我就覺得他的室友應該要是個甘草人物型的角色,於是我們就找到本身個性就很無厘頭的閃亮來飾演。
 
Q:導演認為張榕容身上有什麼樣的特質,可以擔綱小潔的角色?
 
片中小潔是個柔軟、脆弱、會跳舞的女生,但其實我從張榕容的身上一點都看不到這樣的特質。跳舞對她來說是非常大的障礙,她其實是一個……肢體障 礙。我們後來找了一個老師,依照榕容肢體可以表現的可能,幫她編一套屬於自己的舞蹈。至於溫柔,其實榕容就是個大喇喇的女生,沒有太多溫柔的特質。但我就是希望小潔這個角色是很容易受傷的,所以某部分來說還是要有柔弱的感覺,因此拍攝前一直跟她強調這件事情,讓她慢慢揣摩。
 
Q:張榕容在演舞蹈的片段應該很緊張吧?
 
她非常緊張。尤其為了配合芳宜老師的時程,我們一開拍就是拍她跟芳宜老師的戲,那三天的戲她一開始其實真的很沒自信,因為芳宜老師帶來的每一個 學生都超會跳,她自己就感到相形見絀。可是也是因為那三天,芳宜老師講的話鼓勵了她、也改變了她的態度。所以後來演出跳舞的部分,就比較有自信了。
 
其實找到芳宜老師是個意外,而她加入,真的讓這部片多了靈魂。最開始設定劇本時,不管是小潔的角色或小潔的老師,我們都是依據芳宜老師《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這本自傳書發想,於是就幻想說如果能由芳宜老師來演這個角色該有多好。第一次跟老師碰面,她也沒有答應我們,只說下禮拜有一堂課,你們可以 來看看。我們看她上課時跟學生相處教導的過程,就認定這完全是這個角色該有的樣子,而我和編劇拚命把她當時講的每一句話都抄下來,因為這樣充滿靈氣的對白實在是我們寫不出來的。後來好不容易說服她擔綱演出,希望她可以呈現平常上課時的自然樣貌,所以我們利用設定情境的方式,拍攝她跟學生的互動、對話。其實我們有寫對白啦,可是芳宜老師都不照稿子唸,但反而講得更好!
 
 
Q:電影中運用光線,營造出如夢似幻的視覺效果。請問導演希望用攝影與光線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感受?
 
因為裕翔雖然看不到,但有些許光感,可以讓他對環境有一點點感覺,所以光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我們會去思考如何重現裕翔看出去的世界,所以我們就用鏡頭去呈現各種情景。另外也利用一些逆光、背光的關係,營造比較溫暖的感覺。
 
Q:請問導演希望音樂在本片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們希望音樂具有表達性,作為一種電影語言,音樂有時候可以表現出媽媽擔心的感覺,也有些時候音樂就是暗暗地存在背景中。裕翔也有參與配樂的部分,片中鋼琴的部份都是他彈的,他尤其擅長利用音符來表達情感。我們在蘆洲功學社音樂廳錄音鋼琴的部分,舞台上有一架鋼琴,旁邊設一台很大的顯示螢幕,那個景象就是裕翔在螢幕上演戲,背景則是他自己在彈琴配樂。
 
因為裕翔看不到畫面,所以要在旁邊說故事給他聽,演到哪就說到哪,而他根據現場環境音跟演員對白,也可以大概猜到那個情境。因為配樂需要精準對點,畫面進行到哪個階段、有什麼起伏,需要同步進行,而畫面播放時同步彈才是最精準的。但有時演員情緒寫在臉上,沒有說出來,就要跟他描述,然後他再跟著彈。即使需要邊聽故事、邊注意環境音,但他彈琴也不會亂掉!甚至可以在他彈的時候跟他說差不多十秒後要結束,他就會調整時間的節奏;若事先跟他說這段要彈三分鐘,他就會準時在三分鐘結束。
 
 
Q:拍攝《逆光飛翔》時,有沒有什麼有趣的經驗?
 
有一場戲是小潔看見裕翔過馬路,便衝上前去攙扶他。我們要拍攝他過馬路,就是希望拍出他被困在路中央、看起來很手足無措的樣子,但是台灣人真的很有愛心,就是會有人跑出來牽領著他,問他需不需要幫忙。
 
其實我們很多橋段都沒有安排,讓他們現場自行發揮,譬如說榕容教裕翔跳舞也是當場才想的,而阿清的對白有很多地方也是他自己的創意。因為閃亮不是專業演員,我們希望引出他本身的個性,於是就透過大方向引導的方式導戲。所以阿清和裕翔的互動很多是他們自己寫出來的。
 
Q:電影中小潔發現「逆境不是阻礙人的前進,而是要讓你有決心下更大的決定」,導演在拍片或生活中有無類似感觸?
 
像我對於拍片這件事情,就是又愛又恨。拍的過程覺得很痛苦,但真正運作的當下,又很享受拍片現場的當下,很多事情在掌握中進行、或是工作人員們又創造了什麼事情。到剪接時,又很困頓,但剪接到某個程度又轉為享受。
 
Q:裕翔問小潔:「有沒有想做的事情,做不到的?」導演自己有沒有想做但還沒做到的事情呢?
 
想減肥,可是工作太多,減不下來。好想回到二十歲的身材(笑)。當然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啦,只是不是說做不到,而是還沒實踐。一步一步慢慢來,譬如說還有很多故事想要拍出來。
 
其實我每個階段、拍每一部片時都擔心會不會搞砸這部片。可是每次也都順利完成,就像達成一次考驗。但是總覺得起碼會搞砸一次,所以到下一次接受新挑戰,又會開始擔憂會不會就是這一次。不過也是這個心態,會讓我想要很努力地去完成,避免搞砸。
 
Q:小潔和裕翔因為彼此的鼓勵,而更勇敢逐夢,導演生命中有沒有像這樣可以互相砥礪的人?
 
我覺得跟我一起工作的夥伴們就是對我影響很大的同伴。譬如編劇、剪接、音樂、劇照、演員等等,他們都很辛苦。當看到這些夥伴堅持走下去的時候,就覺得自己也要努力。這些夥伴都會帶給我完成工作的動力,至少在創作上有很多同伴一起,不會感覺孤單。
 
Q:裕翔自己「看」完這部電影有什麼樣的感覺?
 
裕翔都講表面話啦,他只跟我說很好看、很爆笑,但我也不知道他真正在想什麼?反正我也沒有真的想問他啦!我只知道他媽媽看片時從頭哭到尾。
 
他看電影的經驗不少,有一次我帶他去看《魔球》,他看完說他很有感覺,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感覺。也許他對故事內容不是很懂,但他對音樂、聲響有所感應,反正就聽愛聽的嘛,去享受能夠享受的部分。他平常在家也喜歡看電視,看一些綜藝節目什麼的,反正沒有營養的他都愛看。
 
 
那天訪問完導演後,心情覺得很紮實,就像當初看完《逆光飛翔》的電影一樣,有一種快樂的飽足感。雖然導演喜歡偷偷吐槽演員,但營造電影層次以及對待拍片的努力,卻是絲毫不馬虎的,也因此更讓人感受到導演可愛又怡人的個性,正和電影本身散發出來的氛圍互相呼應。《逆光飛翔》已經在 9/21 上映了,希望大家可以一同前往電影院感受本片溫暖的力量。

採訪 / 撰文:潘怡帆
攝影:兄弟項

原文:http://www.biosmonthly.com/contactd.php?id=2613
創作者介紹

《逆光飛翔》官方部落格

逆光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