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維玲 / 攝影:林育緯
出處:2012年9月號 第097期

年僅25歲的張榕容是新生代最受矚目的女演員,她的表演之所以深獲肯定,不是因為她出色的外表,而是她毫無保留地衝撞情緒,為角色注入靈魂的過程。

太強烈的光,往往讓人看不清楚事物真正的模樣;但是相反地,逆光中,人必須得更清楚自己要什麼,要表現什麼樣的輪廓。
在一片寂靜中,沒有音樂,舞者不疾不徐地舞動身體,這種輕柔的美好,讓人彷彿聽見身體每個細胞的呼吸⋯⋯。

這是張榕容在電影《逆光飛翔》的演出,看著她絕美寧靜的舞姿,很難想像,她其實是一個肢體不協調的舞蹈白痴,真實動人的演出,打敗呼聲極高的女星們,一舉拿下2012年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這是她第2次拿獎。

25歲的張榕容,是新生代最受矚目的女演員,中法混血的姣好臉孔,像太陽一樣燦爛耀眼。曾與她合作多部電影的導演鄭有傑形容她「是一種純粹的美麗」;但是陽光未必都是正面而來,刺眼的逆光,有時反而讓人看不清真正的本質。

 

很多人將張榕容的成功,歸因於外表與運氣,張榕容很清楚,逆光中一定有模糊的責求,但這些反而讓她更篤定,因為個性中有一股倔強的狠勁,一定要做到自己要的事,更神奇的是,她從小就自導自演發明了一套「Make Story」的轉換功夫,可以隨時換一張臉孔,直接入戲。

張榕容其實是個理性的人,一直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因為喜歡演戲,所以當她有機會成為職業演員時,她有勇氣抓住機會,用鋒芒畢露的演出,讓別人清楚看見自己的存在。
無所畏懼地展現自我,這是張榕容的演戲態度,何嘗不也是30 世代最需要的人生態度?本期《30》專訪張榕容,帶你看見影后背後的努力與投入。

尊敬自己的興趣 ,認真玩耍!

「我很喜歡make story」,一談起演戲,張榕容的眼睛就亮了起來,講話速度愈來愈快,「我真的好喜歡演戲,那種不顧一切,某種意識的忘我,是真正清醒的、熱情的一切。」不斷加重語氣,深怕別人不懂她有多喜歡表演。

 

在成為演員之前,演戲早已是張榕容生活中最重要的嗜好。在小女生都喜歡玩芭比娃娃、扮家家酒的年紀,面無表情的娃娃卻已經不能滿足她,所以她將自己當成玩具,將自己的身體扮演不同的角色。例如自己化妝、裝扮成老太婆的樣子,啞著嗓彎著腰對剛回家的媽媽說:「妳要不要洗澡呀?」或是將假睫毛當鬍子黏,戴上怪異的小辮子,拿著寶劍,化成海盜船長扮相,想像自己正在汪洋大海中尋寶。

一般女生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是打開衣櫃,挑選衣服;張榕容有些與眾不同,她會先打開一個掛滿各種臉孔的抽屜,挑選自己要戴上哪一張臉,扮演哪種性格的人。

有時候,她全身黑地上學,假裝自己是隱形人,沒有人看得見;有時她卻會全身粉紅色,當一個可愛嬌嫩的小女生;有段時間,她熱中扮演一個孤僻的角色,獨來獨往,沒事就到頂樓發呆,觀察螞蟻的行進路線,即使內心覺得無聊,她仍然堅持演下去。

在張榕容的異想世界中,演員與觀眾都是同一人,入戲太深,讓她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偶爾浮出幻想,進入現實世界,她反而要學著扮演一個正常的角色,才能和別人的頻率順利接軌。

18歲時拍了第1部電影《一年之初》,導演鄭有傑很少直接告訴她要如何演,所以她在片中的演中,大部分都是和對手演員即興碰撞出來的火花,這讓張榕容骨子裡的表演欲,被充分滿足。

 

《一年之初》的亮眼,讓她陸續獲得《渺渺》、《陽陽》等演出機會,朝著專業女演員之路邁進。

不知不覺,演戲不再只是閒暇時的玩耍,而是成為一份可以維持生計的工作,「我開始尊敬我自己的興趣」,張榕容虔誠地說,原來自己居然可以玩到別人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所以我要更用力地玩給大家看。」

用200 分的力氣 才有100 分的演出

「入戲」,對張榕容而言,從不是難題。不論是演出什麼角色,她都想要比任何人更接近角色本身,所以她永遠試著讓自己潛入角色最深層的意識,毫無保留地衝撞情緒,用了200分的力氣,銀幕裡的張榕容,才能呈現100分的演出。

在新作《逆光飛翔》中,張榕容飾演一名舞者,劇組特別找來現代舞大師許芳宜指導她,開拍前她已經花了2年的時間訓練肢體柔軟度,最後4個月更是密集訓練,但是跳舞對她仍然非常困難。

 

「我不喜歡做不到的感覺。」演戲時的張榕容,有一股倔強的狠勁,一場3分鐘的舞蹈,她寧願花3天時間拍攝,也不肯用替身。她是自己最忠實、也最嚴格的觀眾,即使在別人眼中已經完美,她仍會用放大鏡一寸寸檢查,每個瑕疵破綻,都是下次進步的動力。

每次演出前,張榕容會在電腦上打出一份角色從小到大的自傳。例如《逆光飛翔》中的小潔,張榕榕會思考,小潔以前跳舞,為什麼不跳了?為什麼她在劇中沒有朋友?她和男朋友在一起多久?是初戀嗎?她以前跳舞時有認識男生嗎?她媽媽為什麼不讓她學舞?她們家真的有那麼缺錢嗎?

「一寫完,張榕容就少一半。」因為她已經開始進入角色的生活。跟著這些問題一步一步思考,張榕容讓角色的性格更加合理立體,也幫助她更快進入角色。

因為這個儀式,張榕容自信自己比任何人都更貼近角色,所以在拍戲時,她不但不會照單全收導演指示,有時還會「干涉」很多,例如拒絕不合理的台詞,或是捍衛自己的詮釋方式,充滿邏輯理性思考方式,這是張榕容的感性演出之外,隱藏的另外一面。

永遠保持初出茅廬的真實

《陽陽》拍攝過程中,有一幕是陽陽被打巴掌、但是強忍住眼淚的畫面,導演喊卡後,張榕容也忍不住大哭了一場,因為她太心疼角色,「陽陽受到那麼大委屈,所以我要幫她哭。」
有的演員可以輕易地調動喜怒哀樂的情緒,演完之後就關上情緒,回復自我,但是張榕容演出之所以動人,就在於毫無保留的真實, 把心完全打開,在角色生命中痛快淋漓地活過一回。

過於真實地進入角色,也讓張榕容總是入戲過深,演出結束之後仍然無法抽離。每次演出,就像一場你死我活的拔河遊戲,真實的張榕容與角色總是不斷拉扯,太過保護自己,就不能潛入角色靈魂深處;入戲太深,又會陷在角色中長達幾個月,浮不出水面。

 

經過幾年的跌跌撞撞,不斷地思考反芻,現在的張榕容,有了屬於自己的答案。雖然戲劇是先有角色,才有演員,但是如果沒有演員,怎麼會有角色的情緒?

「每個角色都是張榕容的一部分」,當她不再試圖分析真實的自我與角色之間的界線,張榕容反而找到了另一種舒服的平衡。

出道至今,張榕容已2度入圍金馬獎、2次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肯定,她也是有始以來最年輕的亞太影后。張榕容是否已經達到她心中設定的標準?張榕容卻說,接下來標準只會愈來愈高。「我想要永遠讓自己維持初出茅廬的真實。」唯有真實,才能真正感動每一個觀眾,對得起自己的工作。

原文:http://www.30.com.tw/Board/print.aspx?go=3323

(2012/10/2張榕容以《逆光飛翔》第3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創作者介紹

《逆光飛翔》官方部落格

逆光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