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項貽斐/台北報導】

「逆光飛翔」獲釜山影展觀眾票選獎,剛升格當爸爸的導演張榮吉領獎時感謝劇組、觀眾,並在最後謝謝妻子與家人。他說,「我要感謝太太忍受我的脾氣,拍片時壓力大、回家不想說話,她都能體諒,還會帶水果、食物到現場探班慰勞大家。謝謝她陪我經歷這段。」

「逆光飛翔」票房逆勢成長,至13日止全台票房3700萬,張榮吉與靈魂人物盲眼鋼琴師黃裕翔也備受矚目,7年前,張榮吉拍攝獲總統教育獎的得主黃裕翔, 他發現高三畢業的黃裕翔彈琴時渾身散發光采,和平常害羞模樣判若兩人。不久後裕翔進台藝大音樂系,因人生地不熟,幾乎三餐都打電話找正在念台藝大研究所的張榮吉一起吃飯。黃裕翔說,剛上大學因同學對視障生不了解、加上校園整修,很難適應方位,一度痛苦到想休學,幸好張榮吉陪他吃飯、給他鼓勵。當時裕翔媽媽陪讀一個半月,上課時她就到福利社休息或在男舍洗衣服。

這些都轉化成「逆」片情節,張榮吉說,真正觸動他的是裕翔童年和姊姊在海邊的照片。張榮吉畢業作「序曲」記錄裕翔的生活,他再帶裕翔重回照片裡的海邊。沙灘近在眼前,但走上防波堤、看見消波塊,才發現視障者這一小段路有多長。這段路難走,當時張榮吉不可能拿攝影機拍下,日後他在短片「天黑」與電影「逆光飛翔」,兩度重現這段難忘的風景。

黃裕翔內向,因拍片才知如何演戲、什麼是舞蹈、嘗試打盲人棒球,「阿吉導演讓我跨出好多第一步」,以前他只靠想像滿足,這次終坐上沙灘車享受騎車樂。演戲是靠記憶、聽覺與腳,裕翔無法模仿喜怒哀樂的表情,生性又愛笑,很少哭喪著臉,張榮吉在裕翔表情到位時,請他「記住」臉上肌肉的感覺。

彈琴逾20年的裕翔自己看不見,卻常讓明眼人眼睛一亮。張榮吉說,有一次裕翔借劇照師的相機玩拍照,沒想到劇照師看了照片,驚訝地說不出話,因為既平穩、主題也很清楚,甚至還有構圖。

電影裡裕翔因張榕容體會舞蹈之美、也更確定自己的音樂夢想,他笑說,「阿吉答應我,老的時候要找我演艾爾帕西諾的『女人香』,那時我就可以和女主角一起跳舞了。」

創作者介紹

《逆光飛翔》官方部落格

逆光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